欢迎来到北京遗产继承律师网! 免费咨询电话:136 8335 6807
股份继承案例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股份继承案例

对股份的继承能否对抗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权

无全体股东约定或章程规定,对有限责任公司股份的继承优先于优先购买权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拥有对其他股东转让股份的优先购买权,而继承人拥有对被继承人所持股份的继承权。那么,对股份的继承能否对抗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权?

【裁判要旨】

有限责任公司的自然人股东因继承发生变化时,其他股东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

【案情简介】

一、2003年9月2日,羊城电子公司改制,将该厂国有产权的100%作价转让给本企业职工。羊城电子公司的《改组实施方案》规定:员工死亡时公司回购该员工所持股份,转作预留股份,股款交还其合法继承人。且非本公司职工不能持股。

二、2008年7月26日,迟某因病去世。截至此时迟某持有羊城电子公司9.28%的股权。迟某妻为温某,育有子迟小军、迟利军。其中迟小军也为羊城电子公司职工。

三、2010年3月1日,温某以“迟某(温某代)”的名义与羊城电子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合同》,约定将迟某所持股份中0.92%的股份划归迟小军名下,其余股份由公司回。公司回购8.36%的股份后,依章程由其他股东优先购买。。但是,该《股份转让合同》并未经羊城电子公司股东会决议。

四、2010年8月15日,迟小军与迟利军、温某签订《股权继承协议书》,约定:被继承人迟某持有的羊城电子公司9.28%的股权中,其中4.64%的股权为温某应分割得的夫妻共同财产,归温某所有;剩余4.64%的股权为被继承人遗产,温某放弃继承权,由迟小军、迟利军各继承2.32%的股权。

五、迟小军向法院提起确认之诉,要求法院确认其股东身份,并判决羊城电子公司将股东名册上记载于他人名下的2.32%的股权变更记载于其名下。该诉讼请求被广州市白云区法院驳回。

六、2013年5月3日,羊城电子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以全体投票权2/3以上通过决议,确认羊城电子公司与温某所签将0.92%的股份划归迟小军名下的协议无效,并责成公司立即回购。

七、迟小军再次向法院提起确认之诉,要求法院依《股份转让合同》确认其持有0.92%的股份。一审法院广州市白云区法院、二审法院广州市中院均驳回迟小军的诉讼请求。

【裁判要点】

根据《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三款“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的规定,股东具有优先购买权。而根据《公司法》第七十五条“自然人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可以继承股东资格;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的规定,实践中因继承而获得股权的可以对抗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权,但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该案中,《改组实施方案》作为全体股东意志的体现,对羊城电子公司及全体股东均具有约束力。相应的股权转让、变更、回购均应依照《改组实施方案》的规定等进行。

《公司法司法解释(四)》出台后,其第十六条“有限责任公司的自然人股东因继承发生变化时,其他股东主张依据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三款规定行使优先购买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的规定,确认了该判决的正确性并进一步明确了裁判规则:继承权优先于优先购买权,但全体股东的意思表示效力优先于继承权。

【实务经验总结】

一、在公司章程无特殊规定、全体股东无特殊约定下,继承人对股份的继承权优先于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权。但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应根据规定或约定处理。

二、继承人在获得继承股份后,应尽快办理股权登记,确定自己的股东身份。股东身份不明确时,在购买其他股东股份时,可能会被其余股东主张优先购买权;在其他股东向外转让股份时,也可能因股东身份不明确而不被法院支持其优先购买权。

(我国并不是判例法国家,本文所引述分析的判例也不是指导性案例,对同类案件的审理和裁判中并无约束力。同时,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司法实践中,每个案例的细节千差万别,切不可将本文裁判观点直接援引。我们对不同案件裁判文书的梳理和研究,旨在为更多读者提供不同的研究角度和观察的视角,并不意味着我们对本文案例裁判观点的认同和支持,也不意味着法院在处理类似案件时,对该等裁判规则必然应当援引或参照。)

【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七十一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

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两个以上股东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协商确定各自的购买比例;协商不成的,按照转让时各自的出资比例行使优先购买权。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七十五条 自然人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可以继承股东资格;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

第十六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自然人股东因继承发生变化时,其他股东主张依据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三款规定行使优先购买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

【法院判决】

以下为该案在法院审理阶段,判决书中“本院认为”就该问题的论述:

本案的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在于迟小军是否持有羊城电子公司0.92%的股权,是否是羊城电子公司的股东。羊城电子公司系经改制而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股东获得股权的方式是依据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复的《改组实施方案》出资认购净资产。《改组实施方案》不仅是羊城电子公司股东获得股权的依据,更是羊城电子公司设立的依据。因此,该《改组实施方案》作为全体股东意志的体现,对羊城电子公司及全体股东均具有约束力。相应的股权转让、变更、回购均应依照《改组实施方案》的规定等进行。该《改组实施方案》对于员工死亡后股权处置作出了明确规定,要求公司在员工死亡时按照上年度末每股账面净资产值回购该员工所持股份,转作预留股份,股款交还其合法继承人。因此,迟某所持有的股份在其去世之后理应依照该《改组实施方案》的规定处理。”

【延伸阅读】

《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十六条明确规定,代表全体股东意志的约定优先于继承,而继承优先于无特殊约定下股东的优先购买权。但继承人虽已完成继承,但并未办理股权登记的情况下,是否享有优先购买权,或者购买其他股东股份时是否视为具有股东身份法律尚无明确规定。现有判例中,继承人尚未办理股权登记的,在接受其他股东股权转让时可能会被法院认定为不具有股东身份

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法院审判的高秀顺与赵桂荣、阚宇东股权转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7)辽0105民初10059号]认为,“本案被告赵桂荣继承母亲在辽宁塔山亚飞汽车发展有限公司20000元股权,尚未在相关股权登记部门办理更名,现又受让该公司股东阚宇东330万元股权,因该股权受让行为是在被告赵桂荣还没有成为辽宁塔山亚飞汽车发展有限公司股东时进行的,应属股东阚宇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

■ 温馨提示

如果您需要更多帮助或遇到任何法律问题,比如房屋遗产继承过户问题,欢迎向我们的北京遗产继承律师团队进行咨询,我们很乐意为您解答。免费咨询热线:136-8335-6807(08:00-21:00)